凌霜

慧极必伤
情深不寿

【叶王】Friends

学pa,渣男叶纯情老王

#ooc难免,私设叶修有蛊惑人心的能力
#渣文笔,求轻喷
毫无逻辑速成
以上









注意避雷!!!雷者慎入!!!






推荐BGM:FRIENDS








“我喜欢你——!”叶修看着眼前的男生红着脸向他表白,嘴角勾起嘲讽的笑意。



王杰希低着头,不敢看叶修。



他怕他看了,就再也移不开视线。



然后他清楚的听见叶修说:“抬头。”



王杰希顿了顿,然后抬头看着叶修。



他笑着,嘴角挂着嘲讽的笑意,夜幕般的眼眸一片冰冷,“我再说一次,我们只是朋友。”



王杰希感觉心被一只手揪了起来,悬在半空。



“我……”他不敢看着叶修,眼睛四处躲闪。



叶修叹了口气,然后露出了友好的笑容,“我说的还不够清楚吗?我们只是朋友。”



明明是友好的笑容,但是王杰希却觉得他在嘲笑自己。



叶修用手抚摸着王杰希的脸,像对待恋人一般,漆黑的眼睛紧紧地盯着王杰希,“我——们——只——是——朋——友——”他一字一顿地道,眼里闪着危险的光。



王杰希像着了魔,不断地向叶修道歉,“对不起!对不起!是我的错!叶修学长,请……请你不要讨厌我,我再也不会这样了!”



叶修满意地笑了,然后用大拇指摩挲了一下王杰希光滑的脸,“你明白就好。以后就还是朋友,懂吗?”



王杰希红着眼睛点头,然后转身走了。



叶修看着他的身影,露出了轻蔑的笑容。



……



后来几天,王杰希还是以暧昧的眼神看着叶修,不停地对他说“我喜欢你”。



叶修拿出了一根烟叼在嘴里,然后用手遮住嘴拿出打火机,“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,我们只是朋友。”



“啪嗒”一声,叶修就点着了烟,“想让我喜欢你可以,”他顿了一下,然后笑着说:“只要你去自杀就好了。”



王杰希看着他的眼睛,闪着黑夜危险的光芒,像被蛊惑了,“好。”



然后叶修咬着烟露出了嘲讽的笑容。



……



后来荣耀大学一重点班学霸跳楼自杀,抢救无效死亡。



据新闻报道,死者死前还睁着眼,嘴角带着笑容。



像被蛊惑了一样。











——The End








随记

啊,最近有点消沉,所以写了这篇。

















没错我就是同又怎么样?!我又不是弯的,只是唯一喜欢她一个人而已!
请不要随意吐槽恶俗、狗血等。
这是我真正感受到的
如果有违反,抱歉我会毫不留情的举报。
谢谢配合








#渣文笔,求轻喷



#可能有些致郁



#姑娘啊姑娘我喜欢你









十月一日的时候,我去了漫展。





突然又想起了第一次去漫展时的情景,她和我拼命抽奖,陷入赌局无法自拔。





还记得她在耳边讲的那句“你这么欧的吗?”





我笑笑不做答。





当时摇一摇你是第一名啊,果然,弹钢琴的手速都这么快的吗?





500A.P.M.





我苦笑,哪里像我们这些死宅,手速最高也就300。





到底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啊。





看着面前投影的“中山市华侨中学”,又看着她的脸,心里一片柔软。





……





又是这个熟悉的地方。





我看着门口,感觉鼻子酸酸的。





心里一阵苦涩。





我笑着,抓住旁边同学的手臂,拼命的摇,“啊啊啊啊张三不会再陪我们来了啊啊啊啊好难受啊1551——”





哪里有人知道我心里有多痛苦啊。





我听见同学说,你来了。





你来了!





心里很雀跃,于是控制不住地大叫出声:“等等等等,张三真的来了吗?!”





同学说:“是啊,刚刚还看见她的。”





我本来想去找她,但是走着走着好像发现——





我已经表白了啊。





停下了脚步,顿了顿又往前走。





哪里还回得去啊。





眼眶发涩,鼻子也酸酸的。





对不起。





我求求你放过我好不好!我快要疯了!!!





好痛苦啊,闭上眼睛就可以看到你的脸,背面满目都是鲜红的。





当你联想到一个人是红色的时候,她就是你真正深爱的人。





想到我们再也不会说一句话,再也不会见一次面,眼泪就止不住的流下来。





我只好闭上眼倔强。





身旁的人都在笑,传入耳中犹如魔咒。





看,哪里还有人会在意我是不是还笑着。
又想起了听到的那句歌词“因为想要你像从前那样笑着。”





哪里还有人会在乎我啊。





眼泪像雨水一样。





但是,像你这种人,最值得我为你拼命了。

晚安

#第一人称注意!!!
#渣文笔,求轻喷
#百合注意!双向暗恋!!
#智障脑洞,喜欢的就点个小蓝手再走吧~




注意避雷!!!雷者慎入!!!






我有一个朋友,她叫阿凌。

她长得很好看,一双桃花眼微微上扬,嘴角总是挂着灿烂的笑。

像极了太阳。我想。

我不知道她是不是也会难受,但是我从来没见她不笑。

好像就算别人对她做再过分的事,她都不会生气。

我很疑惑,于是问她:“你这样不累吗?”
她笑的更深了,“不累啊,爱着所有人,时间很幸福的事情呢。”

我听了她这番话,多少有点感触,“哦,那挺好的。”

坐在一旁的阿凌笑出了声。

……

阿凌唱歌很好听,有着让人艳羡的好嗓音。

包括我。

在我十五岁生日的时候,我让她为我唱一首歌,什么都行。

阿凌笑笑,看着我的目光似乎有些炽热,“好啊,是你说的,唱什么都行。”

我点头,同样看着她的眼睛。

里面倒映着我的模样。

她转头,看着漆黑的夜幕,唱着:

“多想留在你的身边
让爱渗透了整这个世界
为你愿意,穿越所有的时间
只想留在你的身边
不害怕路途多么遥远
为你甘之如饴
不管南北东西。”

她的歌声伴着晚风,传入耳朵里似乎有些不太真切。

心里突然很悲伤。

她笑笑,微微上挑的桃花眼看着我,“呐,这首歌送给你,生日快乐!”

我微微点头,接受了她的祝贺。

……

有一天,阿凌在我快睡着的时候说,“我好累啊,什么时候能睡着。”

我半梦半醒,敷衍地对她说一句:“你睡吧。”

我清楚的记得她轻轻地笑了两声。

……

后来在十二月的某一天,她自杀了。

桌上有一个已经空了的药瓶,是安眠药。

阿凌闭着眼,躺在床上,脸色苍白。

像睡着了一样。

桌上还有一张纸条,“好累啊,终于可以好好睡一觉了。”

“晚安。”

看到了场面的几个女同学看着我,对我说:“你知不知道阿凌喜欢你!你就看不出来吗?!阿凌有微笑抑郁症你知不知道?!你知不知道阿凌为你做了多少!!”

那个女生很生气,激动得眼泪都留下来了。

我呆呆的站在原地,看着手里的纸条。

原来,她喜欢我……

她喜欢我……

所有都太晚了,在也没办法挽回了。

晚安,亲爱的小姐。



















——The End

【修伞】浮生三千年(下)

古风pa
万年九尾狐×轮回转世天才
#中篇,更新慢,大概分上中下
#ooc难免
#渣文笔,求轻喷
私设伞哥前世已死现已轮回转世
以上








注意避雷!!!雷者慎入!!!













1.
苏沐秋做了个梦。



梦里他和叶修是朋友,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他被一剑贯穿,倒在血泊中。



然后他从梦中惊醒。



苏沐秋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,摸了一把自己的脸。



是泪。



他总觉得自己和叶修似曾相识,现在知道是为什么了。



睡在地上的叶修被他的动作吵醒,睁开朦胧的睡眼,“沐秋?你怎么了?”



苏沐秋痛苦地抱着头,记忆像洪水一般向脑子里涌去。



过了一会,他抬起头,“你是……叶修。”



明明叫的还是叶修,但是他却感觉不一样了。



叶修一愣,“你……全部都想起来了?”



苏沐秋点头,“想起来了,全部。”



他问:“你为什么要骗我,你明明就是一只万年狐妖。”



叶修见惯了世人对待他的态度,脸上的笑一场嘲讽,“如果我说我是狐妖,你还会和我说话?”



“我会。”他的声音坚定而柔和。



“!”叶修瞳孔猛然缩小。



他问:“为什么?我是妖啊。”



然后苏沐秋的回答,让他再也忘不了,“因为你就是你,每个妖都有自己的想法,不一定每个妖都是坏的。”



叶修哭笑不得,“你呀,像你这种人,可是很容易被骗的。”



苏沐秋笑了笑,道:“骗就骗吧,我心甘情愿。”



像苏沐秋这样的人,怎么会有人不喜欢呢?



等的这三千年,全都因为这句话化为泡影。



毕竟,有他,就够了。




















——End
好了,完结撒花~
结尾有点仓促,毕竟快要周测了,我是数学渣啊……
我知道很短,所以我有时间会改的2333
抱歉

【修伞】浮生三千年(中)

古风pa
万年九尾狐×轮回转世天才
#中篇,更新慢,大概分上中下
#ooc难免
#渣文笔,求轻喷
私设伞哥前世已死现已轮回转世
以上








注意避雷!!!雷者慎入!!!












1.
苏沐秋把叶修带回了家,看着他煮的面,“看不出来你煮面煮的还挺好。”



叶修哭笑不得,“那是,也不看看哥是谁。”


苏沐秋翻了个白眼,然后拿起筷子吃面不再理会他。



吃饱后,苏沐秋似乎想到了什么,开口问叶修:“你……之前也认识一个人,也叫苏沐秋?”



本来坐在门口抽烟的叶修一愣,并没有想到他会问这样的问题,“是啊,而且,他长得和你一模一样。”



就连性子都是一样的。叶修想。



当然,这句话他没说出口。



不知道为什么,苏沐秋听了这话,心里有些不快,“哦,这样啊。”



然后他看了眼叶修,发现这张脸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,“叶修,我们……以前是不是见过?”



叶修一顿,继而换上那副玩世不恭的笑脸,“没有,你想多了。”



然后他看着苏沐秋,笑得有些戏谑,“怎么?迷上哥了?你就不能换个新鲜点的方式?这方法也太老套了。”



苏沐秋皱眉,额角青筋暴起,“叶修!想死就直说!”



傍晚在这场闹剧中度过。













2.
……



入夜,月色如水。



叶修看着苏沐秋拿着今天淘回来的材料,坐在地上不知在捣鼓什么。



金属碰撞的声音很刺耳,听得叶修耳膜发疼。



然后他问:“我说苏沐秋,你到底在干什么啊。”



苏沐秋没有没有理会他,继续手上的工作。



然后他好像失败了,泄气一般丢下手中的材料,吹了吹头发。



叶修又问他:“苏沐秋,你到底在干什么啊。”



苏沐秋转头,看着他,“在搞发明啊!我打算做一把好武器。”



叶修一愣,垂下眼睛。



就连志向都是一样的啊。



果然,人就算轮回了,也不会变的。



然后苏沐秋站起来,“只好明天再去材料铺买些新材料,然后继续开工了。”



叶修哭笑不得,然后拿出苏沐秋给他铺好的草席躺下了。



苏沐秋拿起一张纸,开了盏灯然后又不知道在干什么了。



……



破晓。



叶修缓缓地抬起眼皮,太阳从外面射进来,有些刺眼。



他看了眼周围,发现了趴在桌子上的苏沐秋。



一旁的灯已经燃尽,桌上有一张画满了东西的纸。



叶修将它拿起,竟然是一张工程图。



然后将目光转向趴在桌上的苏沐秋,那人正浅浅的呼吸着,仔细看还有一点淡淡的黑眼圈。



傻瓜。



叶修看着他,有些无奈,脱下外衣轻轻地披在他身上。



熟睡的人并没有察觉。













3.
直至正午的时候,苏沐秋才睡醒。



他醒来的第一件事,不是吃午饭,也不是洗漱。



而是去看工程图。



叶修就坐在门口,听见屋里有动静,转身一看——



苏沐秋又拿起了自己那张连夜画的工程图。



叶修心里一片柔软,还是和以前一样啊,沐秋。
















TBC
emmm……我知道我很短小,但是我会粗长的,真的(捂脸痛哭)

【修伞】浮生三千年(上)

古风pa
万年九尾狐妖×轮回转世天才
#中篇,更新慢,大概分上中下
#ooc难免
#渣文笔,求轻喷
私设伞哥前世已死现已轮回转世
以上
@嘉三岁 我更了








注意避雷!!!雷者慎入!!!









1.
苏沐秋今年十七岁,正是年少轻狂快意人生的年纪。


之前在他十五岁的时候,有一个算命老先生给他看过相,说他十五岁的时候有一场命劫。


苏沐秋表示:神棍不可信。


谁知道是真是假呢。









2.
叶修又来到了曾经这条他和他住过的村子。


一眨眼,竟已过了三千余年。


三千年了,你又在哪里呢?


叶修拿出烟管,吸了一口后吐出一个烟圈。


他就坐在从前他经常坐的那块石头上,看正对面苏沐秋曾经常去的材料铺。


恍惚间,他似乎看到了苏沐秋的身影。


“!”叶修确切的看到了苏沐秋的脸。


“沐秋——!”他大喊着,向苏沐秋冲去。


本来淘到了好东西的苏沐秋是很高兴的,但是现在有一个疯子突然跑出来还叫他的名字这就有些奇怪了,“喂,你有病啊,我又不认识你,你为什么要拉着我的手?我又不认识你!还有,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?!”


叶修沉浸在惊喜中,把苏沐秋的话全当做了耳边风。


这骂人的模样,和当年一模一样。


苏沐秋见他似乎并没有在听自己说话,拍了一下叶修,“喂,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。”


叶修回过神,问道:“你真的不认识我?”


苏沐秋皱眉,语气放缓了些:“这位公子,我真的不认识你。”


叶修叹气,也是,就算沐秋当年没死,现在也不可能活着吧。


人类的寿命,可是很短暂的。


苏沐秋拍了拍叶修的手臂,“我看你刚才一
直都坐在那,是无处可去了吗?”


叶修听了他的话,顿了顿,然后又换上了那张玩世不恭的笑脸,“是啊,我被家人赶出来了,无处可去。”继而话锋一转,“不知公子肯不肯收留我呢?”


苏沐秋嘴角抽了抽,敢情这人脸皮这么厚,有点后悔了怎么办……


君子一言,驷马难追,苏沐秋后悔也没办法,“可以,只不过以后洗衣做饭全都由你包了,还有——不许碰我家任何东西!”


叶修哭笑不得,就算是轮回转世了,这性子却还是分毫未变,“是是是,都听苏公子的。”


两人结伴,一同回了苏沐秋家去。


这时,夕阳无限好。













——TBC




随记

#最近有点消沉,所以写了这篇

#辣鸡文笔,求轻喷

#姑娘啊姑娘我喜欢你





推荐BGM:无心






我喜欢一个姑娘,就在期末的时候,我表白了。








少年将他羞涩的心事写在雪白的纸上,一字一句的写着,直到将纸都写得密密麻麻,一个空都不漏。








细心地用自制的信封装起来,写上了心上人的名字。








当情书递到她的手里时,脸烫烫的。








当她说起“对不起,我不喜欢你”时。








感觉心都要碎了。








脸上装作不在意的说着“没关系,我长得这么帅,就不愁没小姐姐喜欢我啊。”








但是心里难受的要死。










心里还抱着侥幸,希望还能做朋友。








啊,我真是傻了,都表白了还怎么做朋友啊。








傻子。








那你为什么要在QQ上对我这么好啊,你太温柔了。









我都沦陷了。








请不要自责,跟你没有关系,都是我的错。








我余生都写着对不起,直到所有可以写的地方都被我写得漆黑一片。








于是就不知道该干什么了,从药柜拿出了安眠药。








希望就此长眠。








放学经过我们曾经走过的路,突然感觉喉咙都被扼住了。








什么话都讲不出来。








想起过往的种种,我最终想在长眠之前,写下一句话。













我们再也回不去了。








再也回不去了。








再也回不去了。













我见世人皆草木,唯你是青山。

【咎安】与你的时光(三)

#与 @嘉三岁 三岁太太的联文
#ooc难免,私设如山
#请不要将我和三岁太太比,我会死的很惨(抱头痛哭)
#求各位三岁粉轻喷(抱头鼠窜)

前文链接:1  2






注意避雷!!!雷者慎入!!!






当谢必安醒来的时候,他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。





低头,看到范无咎趴在病床上,紧紧地握着谢必安苍白的手。





在睡梦中的他眉头紧皱,似乎梦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。




谢必安叹气,握紧了他的手,轻轻地、温柔的说了句:







“我在。”





梦里的事情似乎有好转,范无咎原本紧皱的眉头渐渐松开,回归平静。
然后他长长的睫毛轻轻颤了颤,然后缓缓地抬起了眼皮——




眼皮底下是一双波澜不惊的眼睛,平静,无声。




范无咎眨了眨眼,轻轻唤了声:“哥哥?”




谢必安看着他的眼睛,压制心中扑通扑通乱跳的心,垂下眼睫,装作漫不经心,“嗯。”




范无咎站起来,从床头柜上取过玻璃杯,然后将暖壶里的开水倒入杯中,然后很贴心的再加了一点冷水。




他将水递到谢必安面前,“给。你刚醒,喝点水。”




接过他手里的水,暖暖的,不会太热,也不会太冷。




谢必安将水一口喝尽,然后将杯子放好,“等我出院了,我们一起去旅行好不好?”




他的眼神充满着期待,语气有一丝急切。




听得范无咎心都在颤抖。






“好。”




他毫不犹豫地说。




谢必安轻轻笑了一下,苍白的脸因为这个笑容而变得多了一丝生气。
之后的旅行,就当做送行吧。











TBC

【涂糊】一生长

#上次那篇涂糊的后续,赶得有点急,一发完结,跪求轻喷
#ooc难免,私设如山
#渣文笔,求轻喷
#前文走评论
#可能是甜的?文风欢脱,一改往常,欢迎收看某霜大型抽风现场





推荐BGM:夢追人(没什么别的意思,单纯的听着码字而已)








注意避雷!!!雷者慎入!!!










1.
自从小糊回来了,小涂就不像从前一样消沉了。


冰姐作为为数不多的知情人士,她表示:妈的死给!


而当事人之一小糊还非常温柔体贴地为自己弟弟嘘寒问暖,伤春悲秋(what?!大雾),实在是居家旅行必备好哥哥。


小涂看了眼自家哥哥,然后转身擦口水。


这腰细腿长肤白貌美的任哪个健康男人看了都会把持不住的吧?!


被俩人完全无视的小玉天书和冰姐:妈的死给!(自戳双目)


今天依然是快乐的一天呢!(bushi)





2.
小涂看着眼前的小糊,想伸手摸摸他的脸,伸到半空张了张唇却又放回去。


他还没忘,现在的小糊没有肉体。


小糊低着头,眉间的悲伤浓到化不开,“小涂,不要自责,你已经尽力了。”


小涂攥紧了拳头,分明的骨节都泛着白色。


“我只是想碰一下你!”他大声喊出来,声音在空荡的中药铺里回荡。


小糊愣了愣,张了张唇,“你……好自为之吧。”


他感觉到自己的弟弟对自己有特殊的情感,是从前不曾感觉到的。


显得过分亲昵。


这不是爸妈愿意看见的,还是赶紧将它浇灭的好。





3.
之后的几天,两人一直处于冷战当中,谁也不搭理谁。


于是原本就冷冰冰的中药铺更加孤冷了。


小涂给冰姐发短信,问她应该怎么办。


冰姐沉思了片刻,然后修长的手指飞快地在手机屏幕上流连。


[小糊不会赞同这件事的,他不会忘记他的父母。]


小涂一直候着手机,等着冰姐回复,看到手机闪了一下之后立马接受消息。


看完之后他抓了抓脑袋,大爆手速打了一大串的文字:


[这个我当然知道啊!我要是知道怎么解决我就不用来找你了啊冰姐!拜托帮忙想想办发吧,我想问的是怎样才能继续和小糊说话又不用让他顾虑。]


冰姐一目十行的将它看完,然后飞快地回信:


[那你有没有试过,不讲这件事戳破,继续以弟弟的身份留在他身边,守护他?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。]


小涂看了一眼,又垂下眸子,长睫遮住眼睛,看不清他此刻的表情。


还是……不行吗?还是只能以弟弟的身份。


或许,这才是最好的结局吧……


能护你一世安然,好像也挺不错的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——End
夜猫子深夜发文,广东正在刮台风明天不用上学了欧耶!感谢山竹大佬下凡之恩!

小黑×雷欧

#原作者是 @嘉三岁 三岁太太,有兴趣的亲可以去看一下这位太太的文。(她的文贼好看了wdm)
#一发完结
#求轻喷(你们是不相信三岁太太的文笔吗?!)
#ooc难免,私设如山




雷者慎入!!!注意避雷!!!









1.
雷欧看不见了。


所有人都好像知道这是迟早的事一样,彼此之间没有一个人提起这件事。


威廉没有任何表示,他颤抖的摸着雷欧的脸:“你害怕吗?”


雷欧摇摇头,他说,他的妹妹都挺过来了,他有什么好怕的。


然后他向威廉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,威廉觉得自己心痛的都快要窒息了。


他的爱人,看不见了,他的爱人,再也看不到自己了……





2.
威廉默默的走在雷欧身后,“威廉!我说过了!你不用跟着我,我可以的!”


“可是……”


“没有什么可是的啦!”


“……”威廉没有说话,他还是继续跟着雷欧。雷欧叹了口气,他知道,威廉那是担心他……





3.
有个医生告诉雷欧,他的眼睛有救了,雷欧开心的告诉威廉。


威廉疲惫的笑了笑:“嗯。”


殊不知雷欧其实什么都已经知道了……


雷欧要接受手术了,“威廉,如果这次手术不成功怎么办?”


“不会的,相信我。”威廉看着雷欧被推进手术室说了一声:“对不起……”





4.
雷欧的手术没有成功,他进了手术室后,不肯打麻药,不肯动手术,他对医生说:“把我的抗体给威廉吧,我都看不见了,也不需要这些了。”他苦笑着。


威廉这个笨蛋啊,要好好照顾自己呢。自己的抗体都给他了,不好好活下去,怎么会对得起他呢。


威廉疯狂的跑出医院:“雷欧!你在哪儿!雷欧纳鲁德.渥奇!你给我出来,不要骗我了,你快出来……”


他的声音低下去,他哭了……为了那个人第二次哭……


威廉坐在山丘上,默默地抽着烟,抽了一根又一根,直到盒子空了为止。


他吹起《魔笛》,曲毕,他还是没有回来啊。


他第一次哭是和雷欧的最后一次大战里,雷欧的生命可以说是连一丝希望都没有了,于是他拿抗体换回了雷欧的生命。


现在呢,雷欧又走了,还把自己的抗体给了威廉。


威廉知道,雷欧……他……不可能再回来了……


你若是看不见了,我便代替你的眼睛陪你看过千山万水,只求你,不要再离开我,雷欧……我想你了……















——End